红星书正闪耀,托星人已远去

  • 2022-07-06 15:52:10
2016年6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新版《红星照耀中国》出版了。对于沉静了多年的《红星照耀中国》从哪里做推广呢?这本书的责编脚印老师想到,请书评家写的书评,尽管文章写得很好,但也被媒体以“不太合适”而婉拒,一般的新书报道对图书推广作用甚微。迷茫中,她突然想起一张名片,这是人文社现代文学资深编辑张小鼎老师多年前给她的,张老师也早退休了。记得名片上有个中国“三S研究会”,脚印老师当时出于好奇问过张小鼎老师,张小鼎老师说,三S研究会(三S即:史沫特莱、斯特朗、斯诺)是1984年在北京成立的,邓颖超任名誉会长、黄华任会长、董乐山任副会长。 张小鼎老师张小鼎老师曾是“三S研究会”理事,他是不被本社人知晓的斯诺研究专家。他一定能给我们有效的帮助。张老师如约来编辑部,和脚印老师聊了很长时间,我这才了解到埃德加·斯诺和他的夫人海伦·斯诺长期以来一直没有被学界忘记。《红星照耀中国》写作、出版、影响有着传奇而丰富的故事,对,这本书要从讲故事做起。脚印老师请张小鼎老师写了几千字关于本书出版的传奇故事在一些大报刊出。他还告知有一批中外学者、翻译家每年都会召开“两个斯诺的国际研讨会”。一年在中国开,隔年在美国开。相信他们一定会关注这本书的出版。 2016.7 张小鼎老师在《北京日报》发表《红星照耀中国》书评正好,2016年,在《红星照耀中国》出版之时,脚印老师就带了一批书到西安参加的当年的研讨会。在会上,她见到了“两个斯诺”的多位家属,以及许多著名的斯诺研究专家。他们看到新版的《红星照耀中国》,不胜惊喜,爱不释手。要知道,当时国内对斯诺的研究正处于沉寂的低谷,这本书的重新出版,以精美的设计,大气的制作,阳光般的展示,给他们带来一个新的话题,使他们格外兴奋。于是,这些学者纷纷撰写文章,讲述《红星照耀中国》自1938年首次出版以来在国内传播、流传的各种传奇故事。张小鼎、安危、孙华、刘力群等专家学者,他们每个人都熟悉着这部书的来龙去脉,他们的文章在各大报刊陆续发表,对宣传新版《红星照耀中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人文社推出新版《红星照耀中国》在媒体上被广泛介绍以后,此书的销量开始攀升,很快就超出了我们的预期。2017年9月,教育部把《红星照耀中国》列入八年级(上)纪实阅读课程。到2022年,《红星照耀中国》发行已达1300万册,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奇迹。 左起:孙华、张小鼎、安危在“两个斯诺的中国情结”国际研讨会上,2016 西北大学 2016-09-21“两个斯诺的中国情结”国际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在《红星照耀中国》上签名留念 张小鼎(左6)与脚印(左2)出席“纪念《红星照耀中国》中文版出版80周年座谈会” 2018.4张小鼎:《几个重要中译本的流传和影响》(节选)斯诺被“赤匪”处决了?1936年10月下旬,斯诺作为第一个在陕北苏区采访了四月之久的外国记者,终于秘密地凯旋而归。就在他返回北平的同时,国民党当局竟从西安登出一则报导,诋毁造谣说:“斯诺已被‘赤匪’处决了”。美联社信以为真将消息转发回国,斯诺的“讣告”也在家乡堪萨斯城排版待印……在此关键时刻,斯诺当机立断,即刻前往美国使馆出席记者招待会,公开其陕北之行的主要事实。为了戳穿一切无耻谎言,尽快将红区真相和毛泽东等主要领导人的革命经历,以及英雄红军的长征动人事迹及时公布于世,在前夫人海伦·斯诺的积极支持协助下,他全力以赴地投入紧张的写作之中,并极其神速地在上海《密勒氏评论报》、《大美国晚报》和北平的《民主》杂志等英文报刊,首先发表了毛泽东访问记和有关红区各方面状况的一篇篇特写报道,很快轰动了中国的知识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致使南京政府当局惊恐不安。一部“非法”出版物的传奇经历每一版《红星照耀中国》的出版都充满传奇。1938年上海“复社”翻译出版最早的全译本《红星照耀中国》,由于缺少印刷资金,出版前组织者只能通过读者“众筹”的办法多方筹措。有十几位读者每人捐出五十元买纸张,另有几十人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征集到读者预约金共几百元,作为印刷成本,还有一些人志愿参加义务劳动。在多人的努力下,这部由群众自己组织发行的“复社”版《红星照耀中国》(因政治因素定名为《西行漫记》)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出版了,速度之快,举世罕见。 抗战之声丨斯诺拍摄由于《西行漫记》及其各种节本或专章抽印本的迅速、广泛流传,很快引起了国民党政府的警觉、惊惧和敌视,他们曾不止一次下令查禁斯诺的这些著作,据有关档案记载,先后查禁其著作竟达十几种之多。众所周知,国民党进行书报检查后的“取缔办法”一般分为“暂停发行”、“停止发行”和“查禁”等几种处置手段;而对“复社”版《西行漫记》早在1939年5月即以“触犯审查标准”为名,严加“查禁”。推而广之,对与之有关的署名斯诺的各种著作,如:《二万五千里长征记》、《红旗下的中国》……等等均一律予以“查禁”。尽管如此,由于党的有关组织、进步文化人以及广大读者采用各种斗争方式和手法,不断突破反动书报检查制度的封锁,使《西行漫记》等著作像春风中的青草一样,到处滋生,传遍了神州大地。纪实经典的爆炸性影响“复社”版《西行漫记》在短短的十个月内就印行了四版,轰动了国内及国外华侨集聚地。在香港及海外华人集中地点还出版了该书的无数重印本和翻印本;在沦陷区和国民党白色恐怖弥漫的地方,许多进步读者冒着生命危险竞相传阅乃至辗转传抄;不少热血青年像怀揣珍宝一样,秘密地携带《西行漫记》,抱着满腔爱国热忱,排除艰难险阻,辗转奔往红星升起的革命圣地——延安。 苏维埃中国四巨头丨海伦·斯诺拍摄“复社”版“红星”出版后,立刻引发爆炸性反响,预先发售的购书券被抢购一空,从1938年2月到11月短短十个月的时间内印行了四版,轰动国内甚至国外华侨集聚地。毛泽东同志对斯诺的这部书也给予很高评价,热情赞扬这部书是“外国人报导中国人民革命的最成功的两部著作之一。”1939年当斯诺重访陕北边区时,毛泽东在延安当面向他肯定说,《西行漫记》正确地报道了党的政策和他本人的观点(他看过该书的全译本)。 红小鬼丨斯诺拍摄1979年董乐山的全新译本《西行漫记》,出版后极受欢迎,很快售罄,接连加印,两年左右即发行165万册。这一全新译本,同时又收入1984年8月新华出版社所出四卷本《斯诺文集》第二卷,扉页恢复英文原名《红星照耀中国》,而将《西行漫记》改为副题。其发行量在单行本畅销全国后,仍能一次征订印行28500册。这一数字也再次雄辩地证明《红星照耀中国》具有何等经久不衰的诱人魅力!正像斯诺英文原著书名“RED STAR OVER CHINA”所表明的深刻含意:它宛如一颗光华璀璨、熠熠闪亮的“红星”永远照耀朝气蓬勃的新中国。本文内容来自张小鼎《六十年——《红星照耀中国》几个重要中译本的流传和影响》 埃德加·斯诺 著;董乐山 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猜你喜欢